2019年02月

 

 

無心,還是有心之失?

 

「傻佬黎架~」
「嘩!佢做事係米痴線架」
「你都傻嘅~」
「…..」
「…..」
剛完成一份停車場的清潔工作,在下班時段,我獨自一人走在街上,身邊經過的人不時隱約傳來形形式式的話語,有情侶笑著打罵、有剛下班的人對工作上人事的抱怨、亦有朋友互相的嘲笑等,這些在他人耳中聽似甚無意義的平常玩笑,但卻一下、又一下地搥擊著我的心,傳來陣陣悶痛,我清楚地知道這些話語都不是針對著我,但仍控制不住聽到後內心起的波瀾。
由小到大,我一直都是天之驕子,在家庭、學習乃至朋友方面上,都備受他人關注,大學畢業後便立刻被一間外資公司的老闆賞識,以高薪聘請為其工作。剛開始,同事都會用羨慕的眼光來看待老闆對我工作能力的賞識,他們會在工作上刻意討好我。後來因老闆不停地在公司會議上對比我與他們的工作能力,他們對我的態度逐漸變得惡劣,處理工作上會不時推卸責任於我,人事上也會排斥我,導致老闆也逐漸針對我的表現,工作上一一受挫,由天堂跌落地獄,形成巨大的壓力予我,晚上我開始不能入睡,也認為同事們會跟蹤、監視我,情緒開始變得失控、自言自語,身邊的人見到後都對我避開三尺。最後,老闆解僱了我。
28歲那年,我被醫生診斷為精神分裂,身邊的人開始會用同情的目光,但又充滿嘲笑的語氣,說我是「痴線佬、傻佬」,這些坊間對精神病人慣用的附加名詞,都無一不令我感到難受,我經常反問自己有精神病是否就等於「痴線、傻」?其實當被標籤了這些名詞後,我感覺自己在社會的價值都變低一等了。
直至我開始接觸有關精神病的知識及穩定治療後,才發覺在社會上一直都存在這些對精神病的「污名」,更有許多對我們的行為加以揣測,如認為重大犯罪的人都是精神病等等,讓社會對精神病的認知大多數停留在負面的,對待精神病人的行事充滿先入為主的判斷,有精神病的人都成為被「正常人」排擠到社會網絡邊緣。所幸在治療的路上,醫生、家人、朋友及社工對我的陪伴及支持,讓我慢慢地走出社會對我的「小圈子」,重新建立自我的價值。
也許有很多人都從沒有想過,在生活中看似平常玩笑的話語,真實地反映出社會對精神病人士的不接納、誤解與標籤。不論是無心還是有心之失,也會對精神病群體造成殺傷力,正所謂「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」,期望各位說話前注意所說的內容,正如「多一分小心,少一分歧視」,嘗試共同努力消除「污名化」。